真钱888棋牌游戏官网新闻
联系我们
电话:029-63605666
传真:029-63605699
QQ :2558005238
邮箱:xfzjtzb@163.com
邮编:710025
地址:西安市灞桥区西安现代纺织产业园区灞柳五路1369号
中美新一轮经贸磋商在即,2019年我国纺织服装外贸形势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19-01-25 10:47:35| 浏览次数:
中美新一轮经贸磋商在即,2019年我国纺织服装外贸形势何去何从?

中美经贸磋商近期又出新消息: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1月17日表示,应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的邀请,刘鹤副总理将于1月30日至31日访美,与美方就两国经贸问题进行磋商,共同推动落实两国元首重要共识。
棉纺织技术新传媒

中美经贸磋商近期又出新消息: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1月17日表示,应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的邀请,刘鹤副总理将于1月30日至31日访美,与美方就两国经贸问题进行磋商,共同推动落实两国元首重要共识。这对于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的中国纺织服装出口企业来说,应该算是一个相对利好消息。


据统计,我国纺织品服装月度出口增幅从2018年10月起增速下降明显。2018年12月,我国纺织业整体出口同比再次出现负增长。根据海关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按美元计,2018年12月,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额为231.17亿美元,同比减少3.65%。其中,纺织品(包括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出口额为98.82亿美元,同比减少2.63%,2018年4月以来首次出现同比下降;服装(包括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额为132.35亿美元,同比减少4.39%,与上月相比降幅进一步扩大。


然而,另据海关统计,2018年1月至12月,全国纺织品服装累计出口总额2767.31亿美元,同比增长3.52%,全年出口继续保持正增长。其中,纺织品累计出口总额1190.98亿美元,同比增长8.12%;服装累计出口总额1576.33亿美元,同比增长0.29%。从总的大势来看,当前我国国内经济长期稳中向好的发展势头没有改变,围绕稳外贸也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其效果正在逐步显现,为今年外贸发展打下了坚实的政策基础。随着我国进一步扩大开放,预计今年我国外贸发展有望稳中提质。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2019年我国纺织服装外贸形势将何去何从?出口纺企又该如何应对?



中美贸易摩擦尚不确定

人民币升值或不利出口  



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诸多不确定性深刻影响了纺企对国际市场的出口业务。2018上半年,纺织品服装出口相对稳定且略有增长。而下半年的“变”主要体现在中美贸易摩擦造成纺企心理“恐慌”,波及到服装出口。尽管2018年9月行业出口表现不错,实际上,主要是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为最大限度减少损失,很多订单“抢出口”的结果。11月开始,服装出口又呈现负增长。


有专家预测,2019年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环境依然面临较大不确定性,考虑到2019年美国政府对中国2000亿美元产品加征关税仍维持在10%,预计2019年纺服出口境况仍不乐观。


在中纺圆桌论坛第十四届年会上,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党委书记兼秘书长高勇谈到,虽然现阶段美国加征关税的纺织服装产品仅约占我国对美纺织品服装出口额的9%,占我国纺织品服装对全球出口总额的1.5%,但贸易环境不确定上升,引发行业预期不稳定,短期内造成纺织企业下一年订单及产销减少,中长期则将对国际采购格局以及我国纺织行业的国际分工位置、投资布局结构产生重要影响。


另外,进入2019年,人民币持续走强,自1月9日以来,人民币汇率迎来三连涨,涨幅创近半年来新高。这对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极为不利,企业势必会相对提高出口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报价,议价能力将受到一定的挑战。有业内人士推测,如果人民币每升值1%,那么纺织行业销售利润率将下降2%至6%。在人民币升值5%的情况下,纺织行业利润率将至少下降10%。若要使出口产品的外币价格不变,企业就不得不挤压利润空间,在中美贸易不确定大环境下受到的冲击更大。


对此,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相关人士建议企业面对出口的下行压力,努力转型升级,力求通过智能制造、产业链整合和品牌建设,提升行业的综合竞争力。例如通过加快推动“机器换人”和“智能工厂”创建,全面提高生产效率、产品质量和智能制造水平,巩固国际市场竞争优势。


这位相关人士谈到,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已与25个国家和地区达成17个自由贸易协定,遍及欧洲、亚洲、大洋洲、南美洲和非洲。中国与东盟的纺织品服装产品95%以上已经实现了双向零关税,今年中国产品全部零关税进入澳大利亚市场。这些国家和地区关税削减有力地促进了双边贸易的快速发展,是规避中美贸易摩擦风险,拓宽出口市场的有利所在。


而对于近期人民币升值,纺织服装企业也不一定利空。面对美元的下跌和人民币的升值,国内纺织服装企业已经适应,并且有了各自不同的应对方案。有一家上市纺企由于出口额较大,因此,采取如对冲等方式来应对汇率变动。有分析人士给出规避美元汇率下跌风险的对策为:积极挖掘国外新市场,减弱对于美元依赖;合理运用金融衍生品市场,规避汇率风险。


也有一些纺织服装出口企业采用的原材料和中间产品来自国外,产品也大部分销往国外,因此,美元汇率下跌和人民币升值对其影响不大。



消费升级拉高进口红利

出口转内销非一蹴而就



2019年,世界经济不确定性和复杂性进一步增强,变中有忧的形势特点使得国内市场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


我国拥有全世界规模最大、最具活力的纺织品服装消费市场,是纺织业持续健康发展的根本支撑。2016年,中国首次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第一大服装零售市场。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7年,中国服装鞋帽等零售额约合2000亿美元,同比增长7.8%,比10年前累计增长3.8倍。


有专家认为,未来10年中国可能会从出口大国变成进口大国,而且中国正从一个制造大国向消费大国转换,在这个过程中,会对关税进行下调,仅2018年综合关税就从9.8%降低到7.5%。这位专家预测,“2019年关税还会进一步调整,中国现在有实力将关税再次调低。”


可见,扩大进口是消费升级的必然需求。例如,去年我国首届进口博览会的成功举办就极大地提振了消费市场信心。另外,从2019年1月1日起,中国对从事进口商品贸易的跨境电商,扩大了税收优惠政策,且跨境进口优惠政策适用范围扩大至37个城市,单次交易免税限额提高到5000元。这反映出我国跨境电商这一外贸新业态蓬勃发展的大趋势。


值得注意的是,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每年人均衣着消费支出不到200美元,距离发达国家1000美元以上的纺织服装消费水平尚有差距,这种差距表明,无论对于中国出口纺服企业生产内销产品,还是转做进口贸易,都有相当大的发展空间。


2019年,我国纺织服装外贸型企业要牢牢抓住这些新机遇,在出口转内销上有所突破。


然而,外贸能否实现顺利转内销、内外贸能否如期对接,这关系到当前纺织服装企业可否顺利实现转型升级。例如,对于由出口转做进口业务的一部分纺织服装贸易型企业来说,国内销售模式大多以卖场和商场为主,销售过程中环节和费用繁多,企业需要花费大量成本来疏通渠道,而卖场基于营销投入成本一般又不愿意引进国内不熟悉的外销品牌,这就造成了出口产品转进口的困难。


而对于由出口转内销的另一部分纺服生产型企业来说难度也不小。江苏南通一位正着手建立自主家纺品牌的外贸企业负责人表示,以前做代工,几乎不考虑品牌宣传的问题,现在却大不相同,品牌成了让他最关注的事情,运营自主品牌成本并不低。其实这并非个例。对于东部沿海地区不少从事纺织服装OEM的企业来说,“一头搞设计,一头搞营销,向‘微笑曲线’的两端延伸”早就是大家热议的转型良方,但目前看来,这更是迫在眉睫。


令人欣慰的是,福建、广东、浙江、江苏等地区的出口型纺织服装企业正在通过建设完善的终端网络、打造专业市场等方式,实现对内销市场的布局和渗透。有的企业开始通过电子商务扩展销售渠道,触网之后,不仅产品销路打开,经营的思路也有更新。另外一些企业则在细化服务方面做文章,比如开展服装订制服务,并将目光投向防爆服、医用防护服等功能性服装领域。在大胆尝新的同时,很多外向型企业开始积极参与国内相关展会,借助展会平台扩大品牌和产品影响力。


不过,企业转入内销还应继续坚守在海外运营时的成熟销售方式和严苛标准,不能因为是国内市场就有丝毫放松。说到底,品质仍是闯市场和站稳脚的根本所在。



拓宽国际市场有办法

提升高质量才是王道   



2019年,对于中国纺织服装外贸型企业来说也许是一个分水岭,面临国际市场贸易保护主义势力抬头,年初以来人民币汇率提升,人工等生产成本不降反增,国家对环保要求越来越严格等实际问题,外贸出口企业需要从根本上改变生存状态。在高质量上寻求突破才是企业立足国内国际市场的法宝。


对产品本身要求来说,高质量必须高标准。国际羽绒羽毛局副主席、中国羽绒工业协会理事长姚小蔓表示,目前,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羽绒及制品生产、出口和消费国,占据全球羽绒贸易70%至80%的市场份额,必须在标准上向国际先进水平看齐。为此,去年,中国羽绒工业协会标委会发布了《高品质羽绒服装》团体标准,这一标准的各项指标均达到或超过国际标准,体现了行业发展的实力与担当。


而对出口企业拓展国际市场来说,高质量产品是提升中国产品形象的根基。比如,俄罗斯市场是中国进入东欧和独联体市场的重要跳板,开拓俄罗斯市场必将带动中国对东欧和独联体市场的开发。然而,中俄经贸领域合作也存在着挑战,贸易摩擦较频繁发生,这表现为贸易操作不规范摩擦、制度和政策差异摩擦、贸易结构不对称摩擦、“灰色清关”问题等。对此,专家建议,俄罗斯市场正逐步迈向成熟,中国商人要想立足,就必须提高产品的质量、创办自己的品牌。高质量是未来竞争的关键,也是在成熟市场通行的护照。


这位专家建议,未来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纺织服装出口要从“粗放经营”变为“精耕细作”,从具体国别、不同民族、审美观、消费水平等入手,加强市场细分化研究,从“供给创造需求”出发,以更多的创意设计和花色品种、更精良的制作等,拓展出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不要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是当前中美贸易摩擦带给出口型纺企的思考。2019年,中美贸易诸多不确定性让出口纺企对双边市场发展信心不足,因而,拓宽国际市场成为出口企业今年对国际业务考量的重要一环,这里主要涉及两个方面。


一是生产分工布局。与以国内产能为主的出口型企业相比,全球布局产能的纺织服装龙头企业受贸易摩擦影响相对较小、抗风险能力更强。上海一家对美出口纺企负责人表示,今年将加大推进将供应链转移到东南亚和非洲举措,减少中美贸易诸多不确定风险。还有一些大型纺织服装出口企业拥有相对完善的产业链条,响应“一带一路”倡议,与其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政府、企业合作,已经在当地建设了自己的生产基地、产业园区,实现国际化生产分工布局。


二是国际市场布局。从出口角度考虑,中国纺织服装企业对美国市场的依存度有限。2017年,中国纺织品服装出口额2686亿美元,其中对美国全年出口额占总额的17%,仍低于欧盟的18.2%。就拿目前红豆集团外贸业务比例来说,欧洲市场占有最大比例,达到50%至60%,美国市场占35%,日本市场占10%至15%左右,市场分布较为平衡。为了更好地服务于欧洲市场,红豆集团成立西班牙办事处,充分发挥驻外办事处优势,直接与客户面对面交流,取得较好效果。

 
 
分享到: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篇:2019年纺织行业5大难点,企业面临严峻考验!
 下一篇:年关临近纺企经营喜忧参半 进口纱止跌回稳
友情链接: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 中国纱线网 中国棉花网 中国纺织面料网

版权所有 真钱888棋牌游戏官网 技术支持:真钱888棋牌游戏官网